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华美实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25 17:12:4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华美实惠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妇科评价如何啊,宁波华美专家好不好嘛,宁波华美网上资讯?,宁波华美妇科如何?,宁波华美医院团购?,华美妇科医院 人流

前文书说到,玄奘等三人早起赶路,却在黑暗中误入丛林,跌入一个陷坑,被一个名叫寅将军的魔王拿了,正在等死时,又来了两个妖怪,名叫熊山君和特处士,却是劝他留下玄奘,只吃了两个侍者。玄奘听三妖说起“守素”、“随时”之语,微觉奇怪,却也不得其然。


且说群妖食毕,寅将军又教小妖捧来茶水,和熊山君、特处士饮茶闲话,眼见东方渐渐发白,寅将军笑道:“特兄适才说惟随时而已,此刻卯时将至,兄弟我也要随时了也。”

特处士大笑道:“寅兄好机敏!既如此时,我等也该告退了。”说着便起身拱手。熊山君也笑道:“今日厚扰了寅兄,改日自当竭诚奉酬!”

寅将军笑着打趣道:“山君兄你整日价躲在竹林中吃那竹笙山果,饮露练气,莫不是想修成罗汉耶?小弟是个无肉不欢的,可受不了那些!走,我送二位出去!”

三妖说笑着当先而行,众小妖也都随着出了山洞,玄奘心下稍安,琢磨三妖所说的守素、守时之语,不禁心中一动,然而只因吓得狠了,脑中昏昏沉沉,一时不得计较。

再说三妖步出洞外,眼望东方已露鱼肚,寅将军拱手笑道:“卯时已至,兄弟这便告辞了!”

特处士也笑道:“偏你守得时,我却误了多时也。不敢久留,不敢久留,这也便走了也!”

熊山君拱手道:“二兄守时,兄弟自不敢耽搁了,我们就此别过,改日容兄弟做个小东,二兄要吃肉时,我那竹林里山鸡野兔尽有,兄弟自酿的竹叶素酒更妙,必不让二兄失望也!”

寅、特二妖大笑作别,霎时不见,便是那一众小妖也都化作犬狐狼狸,奔入草丛自匿。

熊山君看看天色,不禁皱眉道:“这老儿怎地还不来?”便在此时,猛听得空中一阵亮响,只见东边那颗启明星骤然落下,一阵烟雾散去,只见里面走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汉,正是太白金星。

熊山君大喜,奔上几步拱手道:“老星君好沉得住气,怎地直等到此时才来?”

太白金星笑道:“老夫若是来得早了,岂不是要撞破这场好戏?”

熊山君笑道:“老星君原来是智珠在握,那有何必让小的来演这场苦肉戏?只是这唐和尚为何能把寅将军和特处士招了来?却是怪哉!老星君可否见告?”

太白金星笑道:“正所谓‘心生,种种魔生;心灭,种种魔灭’,这唐僧虽有佛骨,却是心志不坚,胆怯多疑,故而生此心魔,招来了这两个司时的魔头。”

熊山君肃然起敬道:“原来老星君对佛法还有如此造诣,果然渊博!依老星君所言,竟是这唐僧在丑寅之交起了疑心,乱了心志,故而招来二魔之灾。小的见那特处士说守时而已,又见那寅将军说卯时已到不敢久留,原也有些疑惑,不想还真有心魔之说,诚然奇事也!”说着慨叹不已。

太白金星笑道:“七情伤心,六欲乱性,皆是人心纠结之处也,佛家专研心性,对此颇有见地,遂有心魔之说。老夫也是主管西方之事,与灵山常有些往来,听得多了,便也晓得一些儿了。”

熊山君神往道:“原来如此!常听家兄说佛家学问广大,法力精深,我还只是将信将疑,今闻老星君这么一讲,果然不同凡响!只是……”

太白金星微微一愕,问道:“只是如何?”

熊山君道:“恕小的多言。只是那唐僧既然因心生魔,又不自知,便是过了今日之灾,今后自然劫难重重,又该如何应付?此外,小的听说那西牛贺洲妖魔遍地,便是心如明镜,怕也免不得外来之祸,那时又该如何应付?”

太白金星拍手笑道:“着也!你这两问恰是症结所在,可见你果真是个有道行的!只是你我既然都能见得到,那西方佛老如来,南方观音菩萨又是何等样人,又岂能不知个中情由?今日对你实说了,唐僧如今过了国界,便要收几个有禅心、有法力的弟子,保他西行。”

熊山君闻言略想了想,迟疑道:“星君莫不是故意教我和那两个心魔吃掉唐僧的侍者,好教他另收有本事的弟子也?”

太白金星老脸微微一红,旋即微笑道:“此乃天意也!便是那两个侍者不死在东土,也无非迁延几日,死于西域罢了。”

熊山君心里颇不以为然,只是听金星说起唐僧收徒之事,忽地灵光一闪,笑问道:“不瞒老星君说,家兄颇有些法力,也是个痴迷佛法的,修行有年,我们兄弟闲谈时,常把些什么禅机偈语来说我,想教我也皈依了佛家。只是我虽听得好,却见那西天妖魔横行,佛家诸佛菩萨却只放任,心中甚不以为然,故而只是将信将疑,不曾似他一般持戒修行,只是吃了常素而已。老星君说那唐僧要收几个有禅心、有法力的弟子,家兄倒是颇为合适,不知能否烦老星君引荐,一来保护唐僧西行,二来家兄也能博得一个正果。此乃不情之请,甚是有劳也!”说着便连连拱手作揖,言情甚是恳切。

太白金星自然早已知晓唐僧收徒的安排,却是不敢泄露天机,只得搪塞笑道:“尊兄的大名老夫也略有耳闻,他确是魔界中特立独行的一位。此刻尊兄在哪里修行?”

熊山君道:“离此倒也不远,往西出了国界,不过几百里光景有个黑风山,山上有个黑风洞,家兄一向便在那里修行。算来也当在唐和尚西行路上,却不是机缘巧合也?”

太白金星暗想:“这熊老大的修为本事自当远在熊老二之上,偏巧又是个喜好佛法的,论理来说正是合适人选,只是此中安排牵涉瓜葛甚多,乃是玉帝与佛老、观音亲定的,我却怎好越俎代庖,管这闲事?”当下便拿定主意,点头笑道:“若如你所言,尊兄确是个和佛法有缘的,果真如此,自然水到渠成。须知道法自然,佛主随缘,一切不可强求,只可因势而为。你放心,若是尊兄和唐僧有此师徒之缘,老夫自当玉成此事也。”

熊山君大喜,再拜道谢。太白金星摇手止之道:“不必如此,你帮我做了这件事,我原该谢你才是,只是此刻时辰已到,我须先得救醒了唐僧,指点他道路,只得容我后报了也!”

熊山君十分知趣,忙拱手道:“老星君差遣,小的自当效劳,怎敢望报?小的这便告退,不敢耽搁老星君办事,咱们后会有期也!”说完又施了一礼,默念一句口诀,把身子一转,便化作一阵黑风而去了。

(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《大圣心猿》第六十九回:玄奘逢妖丧侍者,金星现身解心魔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医院流产好吗?